link

特別推薦日本偶像劇場網站: http://film.56tw.com/show.php?tid=4244

2011年4月22日星期五

變態男"精液手"襲擊日本偶像少女大島優子(圖)


日本人氣偶像組合AKB48一姐大島優子前晚旋風襲港,早前有狂迷揚言要以“精液手”在昨天下午的握手會活動中襲擊優子,所以大會規定每位粉絲握手前需以消毒液清潔雙
手,再加以四名保安保護她,令活動安全完成。

握手會先清潔雙手

AKB48一姐大島優子無懼狂迷“精液手”恐嚇,昨天由十多名工作人員陪同下,出席在商場舉行的握手會。大會發言人以“禽流感肆虐”為由,要求每位上台握手的粉絲先接受消毒液清潔雙手,再在握手前被大會保安檢查,方可接觸優子。

見慣大場面的優子麵無懼色,全程面帶笑容,在四名貼身保安護駕下逐一以雙手與粉絲相握,盡顯大將之風。全場有千人粉絲到場支持,以男性居多,大多斯文有禮,很守秩序,最後握手活動在個多小時後順利完成,大會表示已派過千握手券,但沒有為狂迷一事報警,不過記者發現現場有女警員巡邏。

2010年9月1日星期三

日本偶像劇場上不去,dvd 日本偶像劇場

國際在線娛樂報導2010年6月11日訊,澳門,人氣日本女生偶像組合AKB48和姊妹組合SKE48昨日(6月10日)現身澳門,為11月將在澳門舉行的演唱會作宣傳。組合AKB48及SKE48分別有48名隊員,記者會上兩組合各派3名成員到場,她們希望將日本偶像魅力帶給觀眾。
昨日AKB48派出代表莜田麻里子、大島優子及前田郭子,而SKE48就派出代表木下有希子、大矢真那及松井玲奈到場。製作人秋元康也親臨現場,並為兩個組合作簡單的介紹。他說:“AKB48每天在秋葉原中心部的AKB48劇場演出,從2005年開始到現在,已經演出了1,800場。早前到巴黎和紐約演出,還學習到演出不需要迎合當地的表演文化,例如在中國表演不一定要唱中國歌,觀眾可以百分百看到她們的真實表演。”
  互相欣賞
談到將到澳門演出的心情,AKB48成員大島優子說:“澳門是一個世界聞名的娛樂地點,能衝出秋葉原到澳門表演感到很開心,心情也很緊張,因為不知道觀眾會否接受我們,但我們會好好享受在台上表演的時間。”而SKE48的木下有希子說:“很高興和AKB48合作一起演出,我們都很欣賞她們的魅力,也希望將我們的魅力跟大家一起分享。”
  望玩蹦極
“AKB48 SKE48 LIVE in ASIA”11月將在澳門舉行,但場地方面還未有定案。製作人秋元康坦言,兩個組合未來可向亞洲各地發展,而澳門就是她們的起步點。此外,大島優子就大嘆此行太匆忙,沒有時間到處逛逛。她說:“11月份到澳門,希望有機會在澳門旅遊塔玩蹦極。”

2009年12月13日星期日

《常德大血戰》殺青呂良偉安以軒炸點裡穿梭


12月8日,史詩戰爭片《常德大血戰》拍完最後一場爆炸戲後順利殺青關機,安以軒透露,她最怕的就是爆炸戲,最怕跑炸點。
  安以軒:連放鞭炮都怕
8日當天拍攝的是呂良偉帶老百姓突圍出常德城的大場面戲,此時全城只有安以軒飾演的護士還活著。劇組安排了好幾十個炸點,開拍後當呂良偉和安以軒開始奔跑時,埋伏在他們身旁的幾十個炸點一一炸開,現場全是火光和黑煙,場面很是壯烈。
第一次拍戰爭戲的安以軒稱,她最怕的就是跑炸點:“我小時候就不敢放鞭炮,心裡有障礙,不敢往前跑,會不由自主地就會往後躲。”不過導演沈東和呂良偉對她都很照顧,拍炸點戲時呂良偉跑外圍,安以軒則躲在他的內側,這樣讓安以軒頗有安全感。
呂良偉要請周潤發重拍《上海灘》
呂良偉在該片中飾演國民黨中將師長余程萬,他率8000人死守常德城對抗日軍3萬人。呂良偉稱,看完劇本他就哭了,有信心把餘程萬這個角色演好。
呂良偉透露,他有意重拍《上海灘》:“會拍成電影版,希望發哥來演。”這部電影準備在明年開機,但目前劇本還沒到位,呂良偉稱,他想通過這部電影來展現人性的可貴

2009年8月7日星期五

日本偶像劇場 dorama,豬豬 日本偶像劇場

日劇解構亞洲流行文化
日劇引領了亞洲時尚的風向,劇中偶像“不同尋常”的髮型、服飾、生活方式等,成為現實生活中亞洲青年人爭相追隨的對象

上世紀70年代到新世紀交替,

“越軌道,越生活”亞奧餐飲娛樂旺舖
06年賺錢項目排行榜!玩轉GPS新科導航


是亞洲經濟文化高速發展的黃金時期,保持30年屹立不倒,日劇成就了一個奇蹟。

從《阿信》的勵志傳奇到《東京愛情故事》的“月九”神話,日劇影響了幾代亞洲人。隨著這股旋風的勁吹,日本文化也潛移默化地影響了亞洲社會及其流行文化的格局。這個成果經年累積,不是一部《大長今》或者《白色巨塔》可以輕易挑戰的。

日劇在日本

奇葩的綻放離不開肥沃的土壤。寬鬆默契的氛圍和眾志成城的信心,是日劇不死的根本,《白色巨塔》的適時出現就是一個佐證。

在日本國內,日劇享有崇高的地位。以至於因為國內市場充沛,日本電視人可以放出話來,劇集製作通常是不會考慮海外市場的。 “日本歷史上十大收視率電視劇排行榜”上,敬陪末座的《悠長假期》也擁有36.7%的傲人成績,就是極好的證明。當年《阿信》收視率62.9%的神話上演 時,只怕沒人會懷疑,日本人對阿信命運的關心超過對他們的首相了吧。

這在中國或者韓國都是不可思議的。當電視這種載體以其親和力與隨意性戰勝電影時,中韓明星們還紛紛以跳出小屏幕轉投大銀幕懷抱為奮鬥終極目標。而 日本明星不一樣,木村拓哉、反町隆史、江口洋介、松島菜菜子、藤原紀香、常盤貴子……這些名優的奪目光華背後,都是由一長串的經典日劇組成。日本明星出演 日劇的酬勞,在劇集成本中所佔的比例也低得驚人,因為他們出演日劇只是為了積累名氣、增加曝光率。接到一部好劇,所能贏得的人氣,比拍幾部電影都值。

日劇文化通過對亞洲偶像領域和視聽領域的強勢滲透,也為日本經濟帶來明顯效益。不僅對於日本娛樂業、時尚工業的興盛功不可沒,日劇裡無所不在的富士山、櫻花、北海道的溫泉、精緻的日本美食、獨特的茶道,對於日本旅遊業的推動也不可小覷。

日劇在亞洲

1970年代末,日劇成為最早引進中國的海外劇種之一,14年後,我國才引進首部韓劇《嫉妒》,而且反響平平。在中國觀眾為《阿信》、《血疑》、《排球女將》痴迷不已的同時,日劇風也席捲了整個亞洲。

日劇在亞洲引起的風暴,有個小插曲可以見證。百集大劇《阿信》在亞洲範圍內熱播時,曾有報紙報導,東南亞一些地區出現婦女自醒運動,她們上街遊行 請願,抗議對阿信的不公平待遇,也為自己要求合法權益,最後驚動政府出門協調。據說影視作品必須註明“本劇故事純屬虛構,如有雷同,純屬巧合”的字樣就是 從那以後開始的。由於時隔久遠,事件真實性已經無從考證,但當時《阿信》擁有強大的社會影響力,這點是勿庸置疑的。這個日本著名企業八佰伴創始人的傳奇經 歷,所表現的女人不畏艱辛、自強不息的精神,感染了一代又一代亞洲人。同樣,《排球女將》小鹿純子也以其頑強拼博的青春朝氣,影響了無數中國年輕人的一 生。

進入1990年代,通過衛星電視中文台的偶像劇場,收看日本偶像劇逐漸形成了一種特殊的次文化現象。這恰恰決定了日本偶像文化的強勢,以至於一度中韓娛樂界,以一個新生偶像是不是能成功打入日本市場,為包裝成功與否的判斷標準。

利用愛情、浪漫、唯美等通用概念的無界限,日本電影人在青春偶像劇中巧妙地把西方流行文化元素“轉換”作已不太純正的日本味。因為當時日劇引領了亞洲時尚的風向,劇中偶像“不同尋常”的髮型、服飾、生活方式等,也成為現實生活中亞洲青年人爭相追隨的對象。